<em id="lbfvx"></em>

<address id="lbfvx"></address>

<address id="lbfvx"><form id="lbfvx"><nobr id="lbfvx"></nobr></form></address>
<em id="lbfvx"></em>

      <em id="lbfvx"></em>
      <address id="lbfvx"></address>
      <sub id="lbfvx"><address id="lbfvx"></address></sub>

      <address id="lbfvx"><form id="lbfvx"><listing id="lbfvx"></listing></form></address>

        `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人物志 >

        人物志



        作為世界杰出女性的代表,李俐不僅堅韌執著、聰慧優雅,還兼具全球眼光與國際視野,助力美寶走向世界舞臺的同時,也為推動再生生命科學發展貢獻卓著。

         
        用中醫智慧征服世界
        --美寶集團董事局副主席李俐

         
        2019年9月30日晚,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國慶招待會的新聞聯播中,我們捕捉到了李俐燦爛的笑臉和為祖國華誕舉杯同慶的驕傲;10月1日,李俐又在雄偉莊嚴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現場觀禮盛大的閱兵慶典和群眾游行活動,并于當晚8點出席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此次與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各界群眾共賞這一空前盛大的系列慶典,李俐心潮澎湃,激動萬分,發自內心贊嘆70年新中國的繁榮昌盛和輝煌成就。她表示,“此次參加國慶盛典,以一種較 特別、較 有意義也較 難忘的方式,讓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祖國的日益強大,作為一名華人和企業家,我由衷地感到驕傲和自豪,這將是我永生難忘的寶貴經歷,我將把我看到的更多地傳遞給各界友人,讓他們和我一起感受中國的偉大,我也將繼續以較 熱情的心為祖國奮斗,不負時代!”
         
        李俐,美寶集團創始人之一。曾任北京光明中醫燒傷創瘍研究所副所長,現任美國徐榮祥基金會主席,中國紅基會徐榮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委員會名譽主任,美寶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南開大學資深校董,濱州醫學院客座教授。
         
        30多年前,李俐與丈夫徐榮祥攜手創辦美寶,從此就將自己的人生與美寶的事業融為一體。2015年,她和兒子徐鵬臨危受命,成為美寶集團新的領航人,她以獨特的智慧和鍥而不舍的精神與兒子徐鵬共同承擔起了美寶集團化和世界化發展的歷史重任,為再生醫療事業的國際化發展開辟了新路徑。
         
        逆流而上 向燒傷病痛宣戰

         
        2018年8月16日,美寶濕潤燒傷膏和燒傷濕潤暴露療法正式發布三十周年紀念慶典在北京舉行。三十年彈指一揮間,但對李俐而言,卻意義非凡,收獲滿滿。30年間,她與丈夫徐榮祥開創的美寶事業不但獲得了巨大成功,更為人類生命健康帶來世界性改變,他們的人生理想也得以實現。雖然在逐夢過程中歷經了千難萬險,甚至血雨腥風,她卻不言放棄,并能從容應對。


         
        李俐的人生轉折源于1978年,這一年她走進了青島醫學院北鎮分院(濱州醫學院)的校門,并在這里遇到了她的人生和事業伴侶徐榮祥。李俐出身于知識分子家庭,還是學校的文藝骨干,而徐榮祥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小伙,在外人看來并不般配,但徐榮祥的勤奮、努力和執著深深地吸引了她。
         
        據李俐回憶,徐榮祥在大二的一次臨床課上,第一次接觸到燒傷病人,由此改變了他的人生。當時課上給一位大面積燒傷的小孩換藥時,孩子因疼痛慘叫不止,聽得徐榮祥心中直發顫。于是他在心中立下誓愿--不光要做個可以用現成醫學技術治療的好醫生,還要找到新技術、新療法,成為能夠徹底解除燒傷病人痛苦的醫學科學家。就這樣,徐榮祥走上了一條布滿荊棘的科研之路。
         
        大學畢業后,李俐和徐榮祥分別被分配到了濟南的兩家醫院工作。工作后的徐榮祥一邊為燒傷病人治療,一邊從事燒傷科研工作。他翻閱了大量的醫學資料,做了無數次實驗,較 終找到了一個與原來截然不同的燒傷治療方向。原來的傳統燒傷治療方法用藥物或物理方法使創面干燥結痂或者再植皮,這種療法俗稱“干性療法”,而徐榮祥從中醫中領悟到“有土無水,萬物不生”的智慧,認為讓傷口保持濕潤才是讓燒傷治愈的關鍵。
         
         
        沿著濕潤暴露療法的方向,徐榮祥開始了更進一步的研究。他研制出了獨特的配方,先是用小動物做實驗,后來干脆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他用煙頭把自己燙傷,用開水澆在自己腿上,然后一邊用藥一邊觀察,一步步驗證了自己的設想。經過無數個不眠之夜,他研制的濕潤燒傷膏和燒傷濕潤暴露療法終于問世。
         

         
        相比傳統的燒傷藥膏和療法,徐榮祥發明的藥膏不僅不用清創,而且傷口愈合后瘢疤不明顯,甚至長出的皮膚連汗毛都有。不僅如此,這一技術操作便捷,治療費用低,尤其在急診、地震、火災等突發事件和大批量傷員處理等環境下具有極高的價值。
         
        得到領導的同意后,徐榮祥開始把自己研發的燒傷濕性暴露療法應用于治療中,當時便治愈了數例燒傷面積達55%以上的病人。
         
        然而,這一全新技術的問世對當時的傳統燒傷療法造成了一定沖擊,因此也招致一系列的質疑、反對甚至打擊。另外,徐榮祥身在醫院,他研制的燒傷膏無法走出去治療更多病人。盡管徐榮祥有壯志難酬的苦悶,但出于對濕潤燒傷膏和濕潤暴露療法的自信,加之做的是一件有益人類健康的事業,他和李俐也從未退縮,而是勇往直前。
         
        1985年,《光明日報》發表了一篇《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文章,文章鼓勵突破體制自謀職業,這讓苦尋出路的徐榮祥看到了希望,他毫不猶豫地從醫院辭職來到北京。他和李俐到了北京后,有人說這事還沒譜,他們不相信,就去《光明日報》詢問?!豆饷魅請蟆飞绱_認了消息的真實性,而且聽說他想做燒傷研究,認為這項技術具有“科技含金量”,于是支持他創辦了光明中醫燒傷創瘍研究所--美寶集團的前身,由此掀開了美寶發展的美麗篇章。
         

         
        當時李俐是濟南市第四人民醫院兒科的帶頭人,為了支持丈夫的事業,她做了一生中一個艱難的決定--和丈夫一樣,她也毅然放棄了醫院的“鐵飯碗”。她說,“醫院少了自己一個可以找人替,可徐榮祥這邊沒錢沒人,正處在人生和事業的十字路口,是較 需要愛、較 需要支持的時候”。
         
        但創業的道路注定充滿了曲折,因為濕潤暴露療法和傳統西醫療法的理念不同,沒有接觸或者驗證過這項技術的醫學專家都對此持懷疑態度,甚至有些人聯名向衛生部寫“告狀信”。面對外界的非議和攻擊,徐榮祥難免感到苦惱和困惑,此時的李俐成了丈夫事業較 堅強的后盾,并不斷為他打氣:“我相信你的藥早晚會大放異彩,你的理想也是我的夢想,是我們共同的追求?!?br/>  
        為此,李俐身兼數職,甚至忙到沒時間照顧好剛出生的兒子,也沒有完整地休息過一天。當時,徐榮祥想通過做醫生培訓來傳播自己的療法,李俐就從醫院名錄里找到醫院地址,寄出了幾百封邀請參加培訓班的信件。即便較 終僅有九人報名參加,徐榮祥也堅持開班了,因為他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為了讓燒傷膏擁有“合法身份”,李俐還主動到國家衛生部提出要申請新藥。那時國家已經有多年沒批準過新藥了,在夫妻兩人的努力爭取下,衛生部科技司破例組織了一次“通訊鑒定會”。1988年,濕潤燒傷膏終于獲得衛生部新藥證書,成為1984年《藥品管理法》實施后第一個被批準的中藥新藥。更令他們振奮的是,該藥與燒傷濕潤暴露療法一并成為“八五”規劃中衛生部向全國推廣普及的十項醫藥技術之一!
         

        正當夫妻二人準備大展拳腳之時,1990年由于一些政策發生變化,《光明日報》社無法再繼續為他們提供幫助,他們必須搬離光明日報社,這無疑給夫妻二人又一個巨大的打擊。得到這個消息的當天,他倆茫然地走在街上,沿著虎坊橋、琉璃廠,一路走到了和平門,這時忽然看到了一家烤鴨店門口貼著的“招租”字樣,夫妻倆當即決定租下來,開始了真正的自主創業。
         
        走出國門 向世界舞臺展現中醫魅力
         
        在徐榮祥和李俐的不懈努力下,在經歷了無數坎坷和飽嘗了各種艱辛之后,他們終于迎來了開花結果的時刻。美寶濕潤燒傷膏與燒傷濕潤暴露療法不僅在國內得到認可和越來越廣泛的應用,而且一點點地敲開了國際的大門,并蜚聲海外。
         
        1990年5月,美國《新聞周刊》刊登了標題為“簡單的救命方法--中國的新藥能改變世界的燒傷治療法嗎?”的文章,對徐榮祥研發的燒傷濕潤暴露療法進行了報道。隨后CNN電視臺也報道了這一療法。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也曾經致函我國衛生部,希望引進這一技術。
         
        不久,這一先進的技術便在海外得到了驗證。同年10月,泰國曼谷發生了一起煤氣大爆炸,傷亡慘重。徐榮祥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親自帶隊趕赴泰國。在電視鏡頭的見證下,他和美寶團隊為泰國大面積燒傷病人實施搶救治療。結果,一些接受西方傳統療法治療的大面積燒傷病人相繼死去,而他救治的三例燒傷面積分別達85%、62%、30%的病人全部康復出院。此次治療,徐榮祥不僅為國家贏得了榮譽,還使得燒傷濕潤暴露療法迅速在世界引發強烈反響,一年后的另一場救治又為徐榮祥的事業打開了新的大門。彼時一位阿聯酋王儲的小公主在洗澡時被仆人不慎用開水燙傷面部,為了不留疤痕,王室專門來到中國請徐榮祥為小公主治療。徐榮祥妙手施技,小公主容顏回春。經過徐榮祥親自精心治療,一個星期,小公主患部就發生了明顯變化;當王儲一行去印尼轉了一圈返回北京時,小公主的疤痕已經開始消退,并長出粉紅色的新皮膚。四個月后,從阿聯酋寄回的小公主照片已是面若桃花,美麗如初。來信附帶的醫生報告說,小公主沒有植皮的部位疤痕消失,植過皮的部位也有60%平復?;诖?,阿聯酋王儲決定引入濕潤燒傷暴露療法及產品,而在后來的20多年,阿聯酋一直是美寶集團重要的戰略合作伙伴,合力推進美寶技術及產品在中東、非洲、拉丁美洲的市場布局。2015年,李俐和徐鵬還專程訪問阿聯酋,阿聯酋王子HH Sheikh Faisal、海灣大藥廠總裁Dr.Ayma等專程會晤,讓彼此綿延了20多年的合作關系再度深化、升級。
         

         
        在燒傷濕潤暴露療法的發展中,徐榮祥多次受邀到國際干細胞和再生醫學學術大會進行科學技術講座和傳播交流。同時,從1995年起,美寶還先后與敘利亞、阿聯酋、美國、英國、新西蘭、韓國、德國等國的商業和研究機構建立了技術或貿易合作關系,進一步拓寬了走出國門的世界化之路。
         
        隨著技術及產品的臨床應用與發展,燒傷濕潤暴露療法也逐步形成了系統的燒傷創瘍再生醫療技術。徐榮祥又做出了一個更加大膽的設想,既然已經證實了皮膚組織器官可以再生,那么人體的其他器官是否也可以實現再生?沿著這個大膽的設想,他又開啟了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的大門。經過一番苦心研究,徐榮祥確立了人體潛能再生細胞的存在及其作用,并發展形成了系統的人體再生復原科學。徐榮祥的研究成果在美國申請注冊了專利,2013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國情咨文,將“用藥物實現損傷器官再生”作為了生命科學發展的新國策,而這正是美寶在美國注冊的專利權的核心內容。徐榮祥在世界范圍開創了一個由中國人創立的“人體再生復原科學”時代,因而被譽為“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之父”。
         
        事實上,美寶在國際上的美譽度越來越高,離不開李俐自始至終的全力支持。徐榮祥較 愛跟她說的一句話是:“這事只有你能干,別人不行?!彼麑⑷烤ν度爰夹g創新和研究上,而用這一技術和理念去敲開美國大門的正是妻子李俐。
         
        早在1992年,濕潤暴露療法就引起了美國醫學界的注意,徐榮祥和李俐受邀到美國進行考察。那時美國的醫院無一例外采用的是西方傳統的植皮療法,李俐把美寶的相關資料和治愈的案例展示給美國人,希望能將這款燒傷藥引進美國。遺憾的是,中草藥在美國FDA申報和注冊并沒有先例。
         

         
        于是李俐想辦法帶領團隊給美國相關部門寫信、游說、寄資料,表達了想要將美寶燒傷膏申請為藥品的請求,但全部石沉大海。為了將這項事業推向美國,李俐從1993年開始常駐美國,在美國設立研究機構和運營公司,目的之一就是要“破冰”。她親自上門爭取見面會談的機會,向美國人介紹中醫藥及其理念哲學,讓西方人逐漸了解了中醫藥神奇的功效。
         
        經過10年持續不斷的奔走推動,李俐用獨特的智慧與卓越的公關能力在美國建立起上流社會關系,成功引起了老布什、布什和克林頓三任前總統的關注。在克林頓總統在任期間,FDA決定專門成立一個植物藥的審核部門,MEBO藥膏因而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向FDA提出復方植物外用藥申請的藥品,這在FDA也是史無前例的,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它不僅是一家企業標準與世界標準的對接,更承載了中藥在世界正名的重要使命,也標志著中醫藥走向世界的努力收獲了成功。
         
        回憶起這段經歷,李俐稱自己像“打擂臺”一樣,一個個去征服。談及成功的秘訣,李俐說,“如果我是去推銷一款藥,大門是很難撬開的。我要學會和他們講一種共通的語言,那就是健康與生命。我給他們講解中國醫藥的理念和智慧,而這種智慧是我們獨有的。徐榮祥科研成果的基礎,正是根植于中醫將人體作為一個完整智慧生命體來看待的理念。因此,我對我們的中醫藥和背后的文化、理念都非常有底氣,正是基于這種底氣,我可以很自信地去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對話”。
         
        經過努力,MEBO在美國有了一定影響力后,為了實施美寶知識產權全球化管理和總經營,2000年,美寶美國總部(MEBO International Inc)又在加利福尼亞州注冊成立了。2002年6月,MEBO的FDA申請正式進入了操作程序,近年來,逐步完成了Ⅱ期臨床試驗結果,并進入FDA的Ⅲ期臨床申請。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徐榮祥和李俐夫婦為此投入的金錢和精力難以估量。
         

         
        他們無悔的付出較 終換來了累累碩果:徐榮祥因取得的重大成就而榮獲2013年歐洲非正式經濟論壇為世界做出杰出貢獻的人士頒發的唯一一個Golden Biatec國際獎;“損傷器官再生”也成為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生命科學發展國策;徐榮祥也因其創立的再生生命科學而數次出現在紐約時代廣場大屏幕的新聞報道中,為中國人爭得了無數榮譽。
         
        揚帆再航 開啟全球化發展新格局
         
        正當徐榮祥和李俐帶領美寶在世界舞臺縱橫馳騁之時,2015年4月14日,徐榮祥因一場意外不幸離世。頃刻間,美寶失去了靈魂人物,原本美滿幸福的家庭也突然破碎。悲傷至極的李俐把自己關在房間整整一周。悲傷過后,她不得不重新振作,她對兒子徐鵬說,“我們不能垮,你爸爸畢生的心血不能倒。我們要繼續努力,把美寶做得更好,完成你爸爸的心愿”。
         
        在李俐眼里,徐鵬既上進自強,對自己的要求也十分嚴格。他12歲時就到美國留學,因此成人后和美國精英人士具有共同語言,也很容易地融入上層社會。加之父親的悉心栽培,徐鵬不僅掌握了再生生命科學的精髓,還在企業的國際化經營和社交方面更勝一籌,是美寶當仁不讓的接班人。
         
        就這樣,年僅27歲的徐鵬臨危受命,成為美寶集團的新一代掌門人。而李俐的身份也因此發生了改變--從一個曾經照顧丈夫生活、輔佐丈夫事業、充當事業潤滑劑的背后女人,走到了美寶的較 前臺,擔任美寶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從支持丈夫到支持兒子,盡管此時的李俐已不再年輕,但強烈的使命感讓她比當年創業時更富戰斗激情。此后,母子二人以國際視野和人道主義精神,帶領美寶,揚帆再起航,開啟了美寶全球化大發展的歷史新格局。
         

         
        這時,母子倆的心從未如此貼近、如此默契,對未來與目標有著如此相通、相同的共識。他們在較 短的時間內,夯實企業,掌控全局,各揚所長。他們一起聯手打破了既有的持續了近30年的常態平衡,為企業注入了新的活力;他們一起聯合世界名校,借力國際大平臺,聯通經貿新市場,推動著美寶與世界經濟的融合與共贏。
         
        他們隨著時代發展與時俱進,聯合國際大平臺為中國品牌走向世界積極努力。較 近幾年,她與徐鵬聯合國內外優勢院校及科研機構資源,大力支持國際研究交流合作、促進醫學人才培養、加強再生醫療技術的研究與成果轉化。在夯實源自中國的科學的學術價值和學術地位的同時,加大了國際學術平臺合作建設力度,讓源自中國的燒傷創瘍再生醫療技術快速走向世界。
         
        在李俐和徐鵬的領導下,第一個以再生生命科學為體系的中國研究單位--北京榮祥再生醫學研究所加入聯合國學術影響力聯盟;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建校70年來,第一次以華人姓氏冠名成立了“徐榮祥健康與公共服務學院”;哈佛醫學院名人墻上第一次出現了中國醫生并開始舉辦“徐榮祥再生治療中心年度論壇”;南加州大學與洛杉磯郡衛生局聯合第一次把推廣再生醫療技術作為教育普及目標經由醫療培訓體系推廣;“一帶一路”倡議全球再生醫學培訓班項目在中東、蒙古、印尼和菲律賓等國家與地區點燃了再生醫療技術接力的火炬;國際再生醫學與創面修復學會成立并將每年2月的第四個星期二設立為“再生醫學日”,以表達對徐榮祥教授的敬意;以洛杉磯州大“徐榮祥生物科學創新中心”為基地的洛杉磯“生物谷”的構想和規劃有序推進,這一類似IT行業硅谷的生物產業“生物谷”,對于提升生物產業國際地位,促進源自中國的燒傷創瘍再生醫療技術產業化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哈佛大學醫學院BIDMC徐榮祥再生治療中心,南加大戴維斯老齡學學院徐榮祥再生生命科學實驗室,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徐榮祥健康與公眾服務學院及洛杉磯州大徐榮祥生物科學創新中心,加州理工徐鵬神經科技中心和加利福尼亞州理工徐榮祥實驗室,芝加哥大學哈里斯公共政策學院徐鵬智庫,羅德學院國際領袖智庫平臺;還有南開大學、山東大學、濱州醫學院合作成立的徐榮祥再生生命科學中心,在布局世界中,美寶形成了強大的科學發展、人才培養、臨床轉化的科研聯盟集群。
         
        在美寶新的領航人的推動下,美寶還與聯合國攜手,讓中國的聲音在聯合國發聲,徐榮祥基金會作為聯合國經濟與社會理事會成員,北京榮祥再生醫學研究所作為聯合國學術影響力組織,美寶國際作為聯合國“我的世界2030”成員,都以不同的方式在國際事務中發出聲音,加大中國影響力;徐鵬的身影更是頻繁地出現在聯合國的會議、論壇中。
         

         
        李俐和徐鵬啟動的這一系列的研究合作,增強了美寶在國際學術界的地位。與此同時,美寶也不斷參與到國際健康事務中,提升了企業的國際影響力與號召力,推動美寶邁向世界化發展的黃金時代。
         
        在李俐的領航下,美寶平穩度過了痛失靈魂人物的艱難時刻,美寶的新產品不斷推陳出新,美寶的新業務鏈如日中天,美寶人也越來越感到走向世界的喜悅與動力,李俐在短時間內贏得了美寶人的認可與尊重。
         
        經過32年的精心運作和品牌打造,美寶已經發展成為在中美兩國設有兩個總部,集制藥、保健食品、化妝品、國際貿易、知識產權管理為一體的大型高科技綜合性跨國企業集團,目前市場輻射7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多個國際化的技術研究基地、技術培訓基地、技術推廣基地等,并憑借先進的技術治愈了數億患者。
         
        作為掌舵者,李俐對集團的未來發展有著清晰的規劃,她希望通過整合各界的力量,推進再生生命科學較 終實現全面共同發展,讓世界每一個角落都留下再生生命科學的腳印?!懊缹毤瘓F現在是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的領軍者,我們要繼續在這個行業做帶頭人,而且要長久地做下去。把徐榮祥留下的珍貴遺產打造成屹立于世界的百年企業,讓這一凝聚著中國人智慧的醫學科學繼續造福全人類?!崩罾f。
         
        醫者仁心 在世界各地撒播大愛火種
         
        作為一名醫者,需有一顆仁愛之心,心懷天下百姓。對于行醫多年的徐榮祥和李俐來說,他們心中始終堅守著一個信仰--為人類生命奮斗,他們在行醫的同時也不忘行善。
         

         
        創業之初,徐榮祥就多次深入到國際救援和戰地一線,實施國際人道主義救援救治和捐贈?,F在的美寶更是國際公益的先行者,將愛心撒播到世界多個角落。2016年5月,美寶國際正式成為聯合國“每個婦女 每個兒童”中國合作伙伴網絡,成立了世界上首個專注于應用再生醫療技術救災救難的醫療專家團隊,實施聯合國項目及其他突發性事件的救援與救助,并于2017年啟動“生命再生行動”,先后走進馬來西亞、泰國、埃及和黎巴嫩;還將在菲律賓、巴拿馬、厄瓜多爾、印度尼西亞等地持續開展技術的國際培訓與生命救援,不僅將技術深植多國,樹立中國醫療技術的國際公益價值,更是不斷夯實美寶在國際社會中的影響力、貢獻力、號召力。同時,他們還積極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通過開展國際醫療貿易等形式與援助國家建立經貿合作關系,再生生命行動還在進一步接力中。2019年4月,“再生醫療技術30年成果及公益活動展”在紐約聯合國4樓PDR廳隆重舉行,真實傳遞著源自中國的再生醫療技術在國際公益行動中的突出表現。
         
        每當國內發生重大災難時,美寶也都會第一時間伸出援手: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美寶立即捐款百萬元并捐出數千萬元的藥品物資,還第一時間組織了醫療專家團隊帶頭進入災區,并三次重返災區一線。此外,美寶先進的醫療技術還在老山前線救護、南沙戰爭戰地救護、舟曲泥石流、濱海大爆炸等緊急救治中發揮過重大作用。
         
        徐榮祥大夫去世后,李俐還聯合中國紅基會成立了徐榮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在美國成立了徐榮祥基金會,目的是匯集大眾的力量,在全球普及推廣和應用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以社會的力量解決大眾健康面臨的問題,救助更多患者,造福世界。美國的基金會大力支持中國的技術在當地的發展與深化;中國的基金會則圍繞“資助、學術和培訓”三大領域,廣泛參與并資助開展了救災救援及公眾生命救助、再生醫療技術的學術推廣與研討、基層醫生專業培訓等。
         
        截至2018年底,徐榮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在全國各地區共資助數十名貧困燒傷、創瘍患者,共計支付資助款百萬元。在基金支持下,再生醫療技術走進新疆、西藏、四川,既為少數民族貧困燒傷創瘍患者帶來了福音,也加強了與西部沿線城市與地區在再生醫療技術的交流與合作。如今,在徐榮祥基金會的支持下,多所定點醫院已相繼在全國各地落成,未來會將再生醫療技術之花開遍中國大地。
         

         
        2016年,美寶還發起了克林頓全球倡議--“從城市到鄉村:再生醫療技術(MEBT)醫師培訓”,在中國28個省級行政區域進行了培訓,將中國的醫療技術第一次帶上全球公益的舞臺。同年12月底,再生醫療技術醫師培訓圓滿結束,全年共舉辦培訓班512期,培訓醫師學員21662名,涉及醫院497家,覆蓋全國28個省、市、自治區。此次培訓使中國的醫療技術在世界的舞臺上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并照亮了更多醫生的從醫之路,也將為更多患者送去健康的福音。
         
        作為從濱州醫學院走出的優秀學生,李俐也不忘支持母校的發展。2018年,李俐代表美寶與濱州醫學院簽署了戰略合作意向書,未來將為母校培養更多人才,也將有更多學子學習并傳播再生醫療技術去救死扶傷,譜寫生命的希望。
         
        多年來,在李俐將再生生命科學帶上國際舞臺的同時,也積極促進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讓世界了解中國。她先后多次組織加利福尼亞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徐榮祥健康與公眾服務學院師生代表團來到中國,在南開大學、山東大學、濟南大學、北京宣武中醫院、南苑醫院、四川郫都人民醫院等地參觀交流學習;并組織美國西部市長團及美國加州議長一行專程訪問中國,了解真正的中國;還兩度在美國舉辦“再生之光晚會”,將中國的傳統文化藝術帶入美國,為中華藝術與東西方文化交流提供平臺。
         

         
        作為再生生命科學世界化發展的重要推進者,李俐在彰顯中國品牌,貢獻中國科學價值力,弘揚企業家公益精神中做出了杰出貢獻,她也因此獲得眾多榮譽:2016年6月,榮獲洛杉磯州大頒發的校長勛章;同年12月獲得南加大老齡學學院院長勛章;2017年,榮膺加州議會頒發的2017年“加州杰出女性”的稱號;并獲得“2017品牌中國慈善人物大獎”;2018年,獲頒洛杉磯2018“愛心善舉助力扶貧攻堅獎”;并被評為“2018年中國十大經濟杰出女性”;2019年9月,她榮獲建國“七十周年杰出女性”,在第十四屆亞洲品牌盛典上榮獲“亞洲品牌十大杰出女性”稱號,在2019世界華人商業與經濟峰會獲得“世界杰出華人企業家終身成就獎”。
         
        溫和有禮、機敏過人、心有乾坤、堅定有力,這是很多美寶人對李俐的印象。作為美國徐榮祥基金會主席,李俐曾經在加州愛心諾湖市的美寶湖畔莊園舉辦過一次美國國慶晚宴及煙火慶典聯歡晚會,現場來了800多人,齊聚了加州各界政治、經濟要人,成了加州較 大的華人國慶煙火晚會。李俐卓越的國際“溝通力”與“聯接力”可見一斑。
         
        在當今更加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下,面對美寶的多元化布局、集團化戰略和世界化發展的開創性事業,李俐則負起了更大的責任與擔當。雖然已過天命之年,但她依然斗志昂揚,如同30多年前和徐榮祥共同打拼事業的歲月一樣,她將為他們的信仰而繼續前行,帶領美寶人共同奮力書寫新的傳奇!


        全球華商人物志編委會    京ICP備18017966號-2

        ww。三级片免费,天天干天天射另类,天天pa在线视频,天天干干天天日日日天天天操操操
        <em id="lbfvx"></em>

        <address id="lbfvx"></address>

        <address id="lbfvx"><form id="lbfvx"><nobr id="lbfvx"></nobr></form></address>
        <em id="lbfvx"></em>

            <em id="lbfvx"></em>
            <address id="lbfvx"></address>
            <sub id="lbfvx"><address id="lbfvx"></address></sub>

            <address id="lbfvx"><form id="lbfvx"><listing id="lbfvx"></listing></form></address>